txt電子書下載網 > 女生小說 > 這不是我要的殺手 > 第一百二十章 從何找起
    “皇命?”七魅疑惑的看著對面的丞相,不是很明白他的話是什么意思。

    “什么皇命?”

    見七魅他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丞相也是震驚的。

    “這,你們難道什么都不知道嗎?”

    七魅跟江北寒對視了一眼,這才應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當時皇上派了好幾隊伍的人馬出去找你們,難道就沒有一隊人馬是成功找到你們的嗎?”

    好幾隊的人馬!

    聽到丞相說的話,七魅跟江北寒同時一愣,隨即想起之前他們在逃跑的時候,路上是遇到過不少追擊他們的人馬,只不過因為不想多生事端,所以更多時候他們都是直接躲避,并沒有正面應對過。

    現在看來,他們當時竟然錯過了什么嗎?

    似乎是看懂了七魅在想什么,江北寒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七魅不是很明白江北寒的意思,問道“什么?”

    “當時追擊我們的那些人馬,我都有注意過,都是蕭子燁的手下,沒有皇上派遣出來的。”

    聽到江北寒的解釋,七魅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而且以當時的那個情況,皇上派遣的人,也不一定能夠從皇宮里出來。”

    而此時丞相在聽到他們兩人說的話時,立刻就應道“可是皇上派出去的,都是大內的高手,便是在江湖上,那也是叫得出名號來的。”

    七魅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丞相大人,你是高估了那幾個大內高手?還是低估了蕭子燁的手下?”

    “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從我們離開皇宮之后不久,皇宮就里三層外三層的被蕭子燁的手下圍起來了,如果只是那些大內高手自己的話,說不定還是有可以逃脫的機會,可一旦是帶著人馬出來的話,那么我只能不客氣的說,他們必死無疑!”

    “不錯。”江北寒也幫腔著說道“即便不死,也出不了宮門口一步。”

    丞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了看他們兩人一眼,輕輕地點了點頭,算是認同了他們倆人的猜測。

    “而且這還是建立在那些大內高手對我們的這個皇上是十分忠誠的情況下,如果他們被蕭子燁收買,或者是一開始就已經是蕭子燁的人,安插在皇宮大內的話,可就又是另外的一番情況了。”

    七魅的話說得十分的不客氣,但在場的眾人都知道,七魅說的,才是真正的事實,是最有可能發生的。

    一時間,剛才響徹著地牢的竊竊私語聲,此時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地牢里陷入了沉迷之中,安靜到掉下來一根針,都能夠聽得到。

    “其實我們還是有機會可以離開這里的。”江北寒說道。

    七魅笑了下,說道“若是只有我們幾個人的話,自然是不在話下的,可若是要救出他們這么一群人的話,除非是外面已經太平了,不然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江北寒明白七魅的意思,遂應道“可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帶著他們一起離開。”

    聽到江北寒的話,剛才還豎著耳朵偷聽的一眾大臣立刻就不高興的抗議著,你一言我一語的說了起來。

    “若是你們不將我們救出去的話,你們拿什么去對付蕭子燁!”

    “就是,如果不是我們的話,你們又怎么能夠進得去皇宮?沒有我們擔保,你們哪里都去不了。”

    就連一直沉默的丞相,也忍不住說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們二位,只是,就算是你們可以離得開這座地牢,你們又要怎么出去呢?外面可是有重重的甲兵把守著。”

    “只要我們能夠出得了這個地牢,就沒有什么是能夠困得住我們的。”

    就在這個時候,只聽到‘咔擦’一聲,那原本鎖著的牢門,就立刻從里面被打開了。

    眾人立刻順著那聲音看了過去,就看到一直沒說話的筱久,輕輕松的推開監牢的木門走了出來。

    七魅笑著走上前,揉了揉筱久的頭發,說道“出去這么長時間,旁的沒學好,倒是學了些下九流的功夫回來。”

    “便是下九流的功夫,只要能在關鍵的時候幫上姐姐你的忙,我也還是愿意學的。”筱久高興的笑著,并不在意七魅說的話。

    正如筱久說的那樣,不管是不是正統的功夫,只要是能夠在關鍵的時候,發出關鍵的作用,便算是有用的功夫。

    而此時其他的那些大臣一看七魅他們要出去了,立刻高聲喊道“快救救我們,我們也是被冤枉的。”

    “是啊,我們只是不愿意攀附逆黨而已,憑什么就要遭受這樣的事情,快放我們出去,我們要去找他蕭子燁理論一番!”

    “我也不想跟什么人理論了,只要將我放出去,我現在就解甲歸田!”

    他們的叫嚷聲成功的把看守監牢的侍衛招了過來。

    這個看守的侍衛也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在走到第一間監牢前的時候,就直接用力的揮舞下去了一鞭子,怒喝道

    “都給我老子安靜一點!再吵就讓你們嘗嘗大爺手上的鞭子!”

    他說完這話,就故意用力的揮了一下手上的鞭子。

    雖然這里的光線并不好,但七魅還是看到了一層白色的粉末隨著地上的稻草飛舞了起來。

    只是一眼,七魅就知道那白色的粉末是什么。

    “不錯,這位大爺說得對,他手上的鞭子可是浸泡過鹽水的,那一鞭子打下去,可不是你們這些文臣可以遭受得住的。”

    被七魅那么一說,那些大臣立刻就縮回到角落里去,生怕自己會被盯上。

    那侍衛聽到七魅說的話,走了過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七魅看了好一會,才頗為惋惜的嘆了口氣,說道

    “若不是得罪了先生,你好好的一姑娘,也不至于為了這么一點小事情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侍衛雖然是沒有明說,但七魅卻是聽懂了那句話的意思,也知道他口中的先生是誰。

    “這位兄臺,敢問你口中的先生可還在府上?”

    似乎是沒有想到七魅竟然會問這樣的問題,那個侍衛一愣,隨即點了點頭,說道“先生一直宿在府上,從未離開過。”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七魅淡然笑了下,說道“謝謝你。”

    雖然不是很明白七魅的話是什么意思,不過那侍衛也顯然是對這件事情沒有興趣,惋惜的嘆了口氣,就轉身離開了。

    見他走了,一直站在邊上的筱久才松了口氣。

    她剛才多怕那個侍衛會再走近一步,只要一步,他就可以發現他們已經把這門鎖打開了。

    雖然以他們的身手聯合起來,并不是打不出去,不過那樣一來的話,就會徒添許多的麻煩。

    七魅也是稍稍的松了口氣,對于剛才那侍衛說的話,還是持半信半疑的態度。

    畢竟他們只是底層的看管者,對于上面的人,有什么樣的舉動,根本就不會知道。

    江北寒走到七魅的身邊,說道“只要我們能夠找回那一份藏寶圖的話,至于莫風是不是在王府呢,都不是那么重要。”

    “話是這么說的沒錯,可若是莫風在這王府內,那么對于我們來說,就是一個阻礙,就會給我們的行動帶來不可控制的危險。”

    七魅說這話的時候,目光落在了筱久跟李星海的身上,又說道

    “雖然我不愿意看到你跟我一起去涉險,但若是你愿意的話,我也斷然是不會拒絕的,可是筱久跟李星海,他們卻……”

    七魅的話沒有說完,不過江北寒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輕輕地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去想那么多了。

    “時辰已經不早了,等到天而一黑,我們就立刻動手。”江北寒轉移話題的說道。

    七魅明白他的意思,“好,不過我們要兵分兩路,我總覺得當初那個書房里面的密室,不會再有我們想要得到的東西。相反的,另外一個地方,倒是很有可能放著意想不到的驚喜。”

    “你的意思是說……”

    兩人對視了一眼,就明白了各自眼神里的意思,會意的一笑,都沒有將話說得太過于直白。

    想著,七魅就將自己的計劃跟筱久還有李星海都說了一遍。

    很快的,天色就暗了下來。

    差不多是到了飯點,那些守衛還算是有良心的送來了不錯的飯菜。

    而送到七魅他們這里的時候,只是稍微覺得奇怪了一點,不過見那鎖還是好好的,沒有被損壞過的跡象,守衛也就沒有多說什么。

    發飯完畢之后,守衛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似乎是將這地牢里的人,部都忘記了一般。

    之前七魅他們決定等天黑再離開的時候,丞相就提醒過他們,天色擦黑時,那守衛就會來送飯,同時也會巡邏一番。

    但是在送完飯之后,他們就不會再來了,畢竟他們更愿意做的是享受自己自由的時光,而不是一直的在做苦力。

    這也是七魅他們能夠順利的避開了守衛的原因。

    子時時分。

    就在監牢里的人部都熟睡的時候,七魅帶著江北寒等人,悄然的從地牢脫了身。

    這整個地牢的守衛都十分的松懈,就像是希望里面的人會自己離開一樣。

    不過七魅知道,之所以守衛會如此的松懈,那是因為關在這里面的那些人,部都是當朝的文人,都是一些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自然是不會像七魅他們這些跑江湖的人一樣,有那么多謀生的技巧。

    黑夜里,四道大小不一的身影縱身在王府的內外。

    筱久跟李星海按照七魅的安排,一起去了七月住的地方。

    而七魅跟江北寒,則是自己犯險,又一次的去了書房的密室。

    跟前兩次來的時候不同的是,這一次他們來的時候,那密室的門竟然是開著的,就像是在等著什么人的到來一般。

    江北寒跟七魅對視了一眼,兩人都沒有說話,不過卻是都明白彼此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往密室里面走去。

    密室的兩邊都點亮了燭火,擺明了是有陷阱在里面。

    不過對于這樣的陷阱,七魅是半分都不放在眼里的。

    從容的將小黑龍從懷里掏了出來,七魅直接就放在了地上,讓小黑龍先去幫他們去前面探探路。

    小黑龍在經過一個燭臺的邊上的時候,停了下來,來回吐著信子,似乎是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七魅拉過江北寒的手,往前走去。

    在小黑龍所在的位置停了下來,就看到小黑龍又往右邊爬了過去。特意繞開了中間的位置。

    注意到小黑龍的這個舉動,江北寒愣了一下,雖然之前就知道小黑龍的能力很強,但是他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的厲害。

    看到江北寒發怔,七魅得意的笑道“怎么樣?羨慕嗎?我有這樣的寶貝。”

    江北寒搖了搖頭,說道“你的寶貝就是我的寶貝,有什么可羨慕的?”

    臉頰不由得一紅,好在這里的燭火都偏黃一些,如果不是認真觀察的話,還真的是看不出來七魅的羞赫。

    松開了江北寒的手,七魅就跟在小黑龍的身后,而江北寒則是跟著七魅,兩人一龍終于是平安的渡過了前面的陷阱,來到了安的地段。

    當七魅看著面前那一大摞的書籍時,忍不住微蹙了眉頭,回頭看著江北寒,問道“你還記得當時我們是在哪里看到的嗎?”

    “記得不是那么清楚,不過依稀記得是一本黑色的封皮書,我們就先找黑色的書籍吧。”

    七魅點頭,兩人立刻就翻找了起來,誰的速度都不慢,很快的就從書架上翻找出來了數十本的黑色封皮書。

    又認真地翻看了一下手上的黑色封皮書,兩人終于是在其中的一本書上找到了想要的藏寶圖。

    這張藏寶圖,其實是最為關鍵的一張,不過現在這關鍵的一張藏寶圖卻是已經被人損壞了。

    當七魅看到手上的藏寶圖具體的地點被人抹掉了之后,激動的說道“怎么回事,這上面的藏寶圖地點怎么就被人抹掉了,那我們該從何找起?”

    。
七星彩大小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