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穿越小說 > 大明之虎 > 第九十七章 中埋伏
    一時間,雙方打起了消耗戰,馬守應消耗的是饑兵,而劉澤清這邊,消耗的是,火器。

    半個時辰以后,饑兵終于潰散了,即便是馬守應殺了上百人,也止不住了,四散著逃跑,還有已經瘋了的,朝著官軍這邊逃跑,自然是被無情的射殺了。

    仿佛是為了不給官軍歇息的時間,饑兵退去的那一刻,老營兵以及塘馬,就急吼吼的沖了上來,土地山說是山,其實只是一個土丘陵罷了,高不過二百米,而且地勢平坦,即便是騎兵縱橫,也沒有問題。

    王虎這邊倒是早有準備,挖出來一道道壕溝,奔馳的騎兵一個不查,直接栽倒在里面,最輕的也是骨斷腰折,躺在一邊哀嚎不已。

    “火箭,發射”。原本數十捆的火箭,楊二牛感覺很多了,可是,這個時候,才發現根本就不經用,沒多久,就發射光了,用的時候爽了,但是消耗太快了,況且現在老營兵和塘馬,可不是那些饑兵可比的,都分散開來,是以,一捆下來,戰果寥寥。

    “火銃隊準備,射擊”!因為前面又是拒馬,又是壕溝的,塘馬見勢不妙,早就轉到其他方面去了,倒是讓王虎的壓力小了不少。

    不過之前死了太多的人,壕溝都被填平了,雖然不能過馬,但是老營兵過去,倒是一的問題也沒有。

    “砰砰砰”。一陣陣的鳥銃聲響起,白煙過后,一排排的老營兵倒下。但是老營兵人數眾多,還是逼了上來。

    不用王虎吩咐,眾人早就緊握長槍,狠狠地刺了過去,老營兵上來了,肉搏戰開始。

    劉澤清焦急萬分,開戰前求援信就發過去了,中軍那邊沒有消息,就連近在咫尺的王樸,依舊沒有動靜,龜縮在自己后面。

    就在這時,從后方傳來一陣陣的馬蹄聲,卻是王樸,帶著大隊的騎兵,繞了個彎,朝著馬守應所在的中心地帶沖了過去。

    王樸早就算計好了,等饑兵沖擊完,老營兵都沖出來的時候,自己繞道,定然能給馬守應致命一擊,運氣好的話,還能陣斬馬守應,這可是大功一件呢。

    果然,看到大隊的官軍騎兵以后,馬守應驚慌失措,連連招回塘馬,而且開始后撤。

    王樸大喜,眼前就三五百的塘馬,怎么可能擋得住自己二千騎兵的沖鋒,只是一個瞬間,就沖破了塘馬的阻攔,朝著馬守應殺去。

    不到一刻鐘,三五百的塘馬,被殺得干干凈凈,而且,已經逼近了馬守應,在他旁邊,也只有百多人而已,還只是老營兵,戰斗力雖然不弱,但也不頂事。

    “大功,是我的了,兒郎們,隨我斬殺馬守應,大功唾手可得”!王樸大吼一聲,后面將士緊隨其后。

    “砰砰砰”。斗然間,一個個奔馳著的騎兵,忽然間栽倒在地上,王樸驀然發現,原本平坦的地面,多了數條縱橫的溝壑,眾多騎兵,一個不查,摔了進去,而后面的騎兵也止不住,只是一下,就損失了二三百的騎兵,看的王樸心疼不已。

    “點火”!原本驚慌失措的馬守應,一臉的獰笑,這些壕溝里面,可是裝滿了竹管的,而里面,裝的乃是火油,隨著上面的稻草被點燃,里面的竹管也跟著燃燒起來,當竹管破裂的時候,變成了更大的火勢,瞬間朝騎兵隊伍吞噬而去。

    就在這時,在馬守應的后方,忽然出現大隊的騎兵,朝著王樸這邊撲來。

    “不好,中計了,快撤”!王樸見此頓時變了臉色,調轉馬頭,朝著來路疾馳而去,那些倒在地上哀嚎的兄弟,也已經顧不上了。

    王樸狼狽而逃,塘馬在后面窮追不舍,又損失了四五百的騎兵,折損過半,可是把王樸心疼壞了。

    看著七零八落的騎兵隊伍,王樸大手一揮,撤軍,管他娘的,兵都沒了還打個屁啊!

    王樸一臉的晦氣,偷雞不成蝕把米,本來想立個大功,風光一把,結果,大功沒立著,反而差點把自己搭進去了。

    劉澤清也是呆住了,這悲喜轉變的太快,他有點反應不過來。

    在他最著急的時候,王樸率騎兵殺出,解了他的圍,雖然王樸是沖了馬守應去的,他也認了,只要是完成了任務,功勞自然是少不了,頭功被搶去了,就搶去了,沒什么大不了的。

    &bsp;可是騎兵隊伍突然受阻,遭遇埋伏,轉瞬間被圍,損失過半,王樸倉皇而逃,這讓劉澤清有點受不了,明明是好好地,怎么說變就變了啊!

    “副將,副將,什么時辰了”?劉澤清大吼道,這王樸都撤了,自己怎么堅持的住。

    他也沒有想到,這馬守應會這么陰險,這么狡詐,竟然提前設下了埋伏。

    很快,副將狼狽的跑了過來,道:“大人,已經一個時辰一刻鐘了”。

    看著眼前黑壓壓的老營兵,以及后面大隊的塘馬,劉澤清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是擋不住了。

    要是王樸不撤走的話,還能堅持,可是現在,不可能了。

    “這樣,你派人,給王虎那邊送一些火器過去,派二百兵士,然后,咱們悄悄地撤退”。

    到目前為止,原本二千多的人馬,還有一千五左右,早就撐不住了,即便是劉澤清不撤退,崩潰也是早晚的事。

    原本就出現了大的傷亡,把希望壓在了王樸身上,才壓住了官兵心中的恐懼,可是現在,王樸兵敗,恐怕,很快就會撐不住的。

    “我明白了”。副將很快領命而去,而劉澤清一邊讓前面的人頂住,狠狠地殺賊,一邊帶著親信,準備逃跑事宜。

    王虎渾身是血,早就殺紅了眼,腰刀都砍斷了,掉在一旁,隨機撿起來不知道誰掉落的腰刀,瞬間插進了一名流賊的胸膛。

    “王副千戶,總兵大人看你吃緊,讓我給你支援一批火器,還有二百士兵支援”。副將在護衛的保護下,找到王虎,簡單的交代幾句,就急匆匆的跑了。

    王虎瞇著眼睛,看著副將離開的方向,怒火中燒,剛才王樸逃跑的時候,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看來,這劉澤清也忍不住了,準備跑路了。
七星彩大小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