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穿越小說 > 大明之虎 > 第五十四章 目的
    茅草屋廳堂內,拄拐的李敢坐在上首,此時卻是盯著桌上一物,有點顫抖的說:“公子說的可是真的”?

    之前李敢的母親病重,無奈李金山只能借了利錢來治病,錢花完了,并沒有看好,依舊病死了。

    然而人沒了,可是錢還是要還的,半年一期,利滾利的,當初借了十兩銀子,到了現在,竟然需要還二十五兩之多,就因為還不起,李敢的腿,被一干潑皮無賴給打斷了。

    就算是李金山和李敢都能做工,也需要數年才能贊到二十五兩銀子,只可惜那個時候,定然不會是二十五兩了,只會更加的翻倍,況且,東家自然是不能等的,于是要驅逐李家,占了李家院子不說,還要把李氏也拉回去。

    雖然李氏頗為瘦弱,但是胚子還在,將養一段時間,也是美人一個,雖是婦人,但也有好這一口的,價錢定然是低不了。

    是以,一家人過得戰戰兢兢,熊亮這個人高馬大的家伙來了,才會如此的驚慌。

    此刻,桌上擺著一個三十兩的大銀錠,看的李敢眼睛都快直了,何時見過這么多的銀子啊!

    “敢問這位公子,是有何目的”?李敢看著眼前的銀子,雖然很是渴望,但是他知道,這銀子,自然不可能白拿的。

    熊亮抿了一口茶水,道:“再等等,等你家老爺子回來再說”。

    這李金山乃是軍器局的匠戶,技藝精湛,但是李敢卻不在其中,而是在一家酒樓跑腿。

    一直等了一下午,茶水喝了三四壺了,眼看天色漸黑,那李金山才神色陰郁的拎著一包米面回來。

    回來以后,見到家里竟然有客人,李金山異常的莫名,家里的親人差不多都死了,即便是有遠親,也不在這里的,況且,眼前這人很陌生啊!

    李金山警惕的看了一眼人高馬大的熊亮,心里有點惴惴安,可是看自己兒子兒媳婦頗為平靜,應該不是來找茬的。

    最近一段時候,為了還債的事情,李金山可謂是焦頭爛額,神情憔悴,明明還不到五十,卻顯得如同六十多歲的老人。

    拉著兒子說了幾句,李金山才明白,這廳堂里的人,是來找自己的。

    頓了頓,李金山走進廳堂,客氣的問:“敢問這位公子,所來何事”?

    熊亮沒有回答,反問道:“聽聞你在軍器局做工,不知道可是會打造火器”?

    來之前,熊亮可是在村外,跟王虎一起打過鳥銃,那威力真是驚人,百步外擊碎木板,可謂是對敵利器,對于王虎的目的,自然是猜到了一二。

    “你是何人,為何打聽此事”?李金山心中一驚,這人看起來人模人樣的,該不會是流賊,或者韃子的奸細吧,來盜取圖紙的。

    “李匠頭放心,我乃兗州府藤縣千戶所人士,乃是官兵,不才小旗熊亮是也,不是流賊韃子的奸細,有腰牌為證”。

    見狀,李金山的臉色才好看一些,緊接著問道:“既然如此,那大人所來何事?貌似軍戶不可擅自離開所在地的”。

    熊亮頓了頓道:“聽聞李匠頭深陷利貸危機,我家大人愿意助你,擺平此事,不過李匠頭也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李金山急迫的問,這些日子以來,那幫追債的可謂是無孔不入,威逼圍困,甚至是打斷自己兒子的腿,揚言把自己兒媳婦賣到妓院去,每日過得惶恐不安,要是真的能夠還上債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不過,李金山活了一輩子,自然是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錢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于是李金山問道:“什么事,大人但說無妨,只要是能夠做到的,小老兒定然全力以赴”。

    熊亮笑了笑說:“沒有那么嚴重,只是想給匠頭換一個地方居住而已”。

    話說到這里,李金山算是明白了,眼前這人,想讓自己跟著他走,看中自己會制作火銃的技術了。

    李金山沉吟了一會,這事有待磋商,首先,要查明這人所說的是不是真的,不過這個費一番手腳的話,不是查不出來,畢竟王虎身為百戶,是有記錄的。

    而另一方面,就是待遇問題了,如果待遇不豐厚,他是不會離開府城,去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地方的。

    “李匠頭放心,到了地方以后,你們會有地方有房子,獨門獨院,和這里一樣,每個月的月錢一都不會少,而且你兒子也可以去作坊里做工,大名鼎鼎的肥皂知道嗎,就是我家大人制作的,肥皂作坊就在我們那里,在哪里做工,一樣二兩的月錢,不會克扣。

    看出來李金山的擔憂,熊亮淡淡的說。

    雖然二兩月錢在府城看起來是不多,可是這里花費也大,而且也許一家人都可以做工呢,那樣一個月至少四五兩的月錢呢,豈不是活的很滋潤。

    李金山咳了咳,道;“大人,此事小老兒需要跟家人好好商議一番,可否”?

    熊亮大笑一聲道:“也好,你們好生商議一番,過兩日我再來,這五兩銀子,就算是提前支付給你們的,就算是事情不成,銀子也不會收回來”。說著,熊亮把那大銀錠收起來,掏出來一個小的碎銀子。

    “大人仁義,大人慢走”!李金山自然是滿臉激動,感恩戴德,送著熊亮一直出了水井坊才作罷。

    回到家的時候,那銀子早已經被收起來了,李敢以及媳婦兒李氏,都坐在那里,等著李金山回來。

    “敢兒,你怎么看”?都是一家人,李金山倒是直接問道。

    “爹,要是這人說的是真的,我覺得可行,先不說咱們被潑皮無賴追的沒法生活,就是你那餉銀,也是一拖再拖,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發下來,我呢,雖然在酒樓做工看似工錢也不少,但是異常的辛苦,一天要做七八個時辰,如果真的可以去那肥皂作坊做工,那就再好不過了”。

    最近兩個月,肥皂已經在府城流行開來,獲得了一致的好評,就是自己家里,也是買回來一塊,非常的好用。

    “那行,明兒我去托關系查查,看看這人說的是不是真的,真的是有那王虎,查清事實,若是真的,就去投了他也不是不行”。李金山心里也是意動,前前后后,此人會花上幾十兩銀子,要說是騙子,自然是不可能的,誰會花這么多錢來騙自己這個破落戶,窮人。
七星彩大小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