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穿越小說 > 大明之虎 > 第五十二章 陰謀
    對于王虎的保證,薛夢蝶只是嗤笑一聲,這段時間,她也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了,想要吃到海鮮,非常的不容易,不是有點錢就可以辦得到的。

    就在王虎就要走的時候,被紀奴嬌拉住了,道:“大人,我這里紡了一些布匹,你能不能幫我賣掉,換些錢回來”。

    紀奴嬌自從來了以后,就把自己僅有的首飾交給了薛夢蝶,說是作為收留,以及每天吃喝的費用。

    薛夢蝶自然是不會收的,可惜紀奴嬌態度堅決,并嚴明,不收的話,自己立刻離開,沒辦法,最后薛夢蝶只好先收了起來。

    紀奴嬌要織布機,也是想自食其力而已。

    “放心吧,我會的,別太累了”。王虎接過來布匹,放在一邊的籮筐里。她的事情,薛夢蝶都說過了,不過現在的確沒有更好地辦法,也只能先依著她了。

    回到家以后,王虎把東西交給老爸,王明聽聞了也只是嘆息一聲,說是會賣個高價的。

    王虎又去了李匠頭那里一趟,雖然他已經竭盡全力了,第二桿鳥銃依舊還沒有完工,一方面懂得制作火銃的只有自己父子倆,制作人手不足,太慢了,另一方面,配套設施也是跟不上,鐵爐還在建設中。

    勉勵了幾句,王虎去把熊亮找了回來道:“亮子,有個事情需要你去辦”。

    熊亮拍著胸脯保證說:“虎哥,你說吧,上刀山下火海,俺熊亮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王虎搗了一圈,笑罵道:“說什么呢,是好事,給你銀子花的,嘿嘿”。

    頓了頓,王虎緊接著說:“這里的情況你也知道了,我呢,需要一些會制作火銃的工匠,可是咱們這里只是個縣城,懂得人幾乎沒有,我呢,想讓你跑一趟濟南府,看看,能不能挖一些工匠回來,眼下匠戶的過得都很凄慘,你要是能夠把他們勸到咱們這里來最好了,不過火器局畢竟會管理嚴格的,不行的話你就多花點銀子”。

    “我的目的呢,就是人,花錢多點也沒事”。王虎回去以后,給熊亮取來不少的金錠,這個方便攜帶。

    “放心吧虎哥,保證完成任務”。熊亮有走南闖北的經歷,而且還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做這個自然是最合適不過了。

    熊亮收拾了一下,第二天一大早就出發了。

    朱大有要的二萬塊肥皂,還沒運到江南呢,就被搶購一空,于是直接定了下二十萬塊,胖掌柜那里也是如此,一個的銷量也是達到了二十萬塊。

    作坊擴大,人員配足了以后,經過幾天的磨合期,終于,產量大幅度的提升上去,一天的產量,就可以達到一萬五千塊,一個月供應兩人綽綽有余,還可以剩余一些,在本地銷售。

    藤縣,千戶所內,張準老神的坐在上首,悠閑的品著,茗茶,上次剿匪的捷報已經報上去了,不知道定奪了沒有,自己能不能在動一動。

    相比于張準的氣定神閑,孫齊林卻是坐不住了,最近村寨里鬧得厲害,有親戚在劉家寨的,可是聽說了,很多人都在棗林村做活兒,一個月二兩的銀錢,羨慕的厲害,都想去問問,王虎那里還要不要人。

    不過,都被孫齊林給攔住了,去哪都行,就是不能去王虎那里,可是,他也不想想,去了別處,能有這么多的月錢嗎?

    “姐夫,要不,咱們逼著讓王虎那廝,把肥皂的配方說出來”。做工的一個月都有二兩的月錢,王虎自己能夠賺多少,可想而知。

    張準也在盤算其中的利害關系,前一段時間,花了不少的銀錢,卻是沒有打聽清楚,王虎到底是傍上的魯王府的何人?

    看到張準還是有點猶豫不定,孫齊林心急道:“姐夫,你可知道,那王虎一個月可賺取多少銀錢,可是不下于二三千兩啊,一年下來,三萬多兩呢”。

    這讓孫齊林眼熱不已,就是自己賺個零頭,那也是夠了啊!

    這一下張準倒是來了精神,反問道:“真的有那么多?這一年下來,三四萬兩,確實不少啊”!

    張準也沒想到,這么一個小小的生意,竟然會這么賺錢,心里也是暗暗不滿,腹側這王虎不會做人,自己大吃特吃,卻沒有想到自己。

    然而張準確實忘了,明里暗里,王虎繼任百戶以來才半年時間,就送了一千五百兩的銀票了,抵得上以前豬扒皮一年之數了,依舊不滿足,看到別人西瓜長大了,就行一口吞下。

    “不太好辦啊”。上次剿匪的時候,張準就發現了,王虎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別到時候沒吃下,卻是崩壞下了自己的門牙。

    孫齊林陰測測的說:“大哥,咱們可以用對付豬扒皮那辦法啊,反正咱們這地界,少不了那東西”。

    張準瞬間變了臉色,厲聲道:“此事休要再提”。上次自己一個疏忽,差一點暴漏出去,否則的話,自己罪名也不下。

    孫齊林看張準臉色大變,縮了縮脖子,不敢再言語。

    看看孫齊林這熊樣,再想想王虎那英勇的樣子,張準暗罵一聲廢物,你要是有王虎一半的本事,也不止于此啊!

    嘆了口氣,張準言道:“先緩一緩,過幾天巡撫大人要來巡視河道,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出事”。

    漕運北上,一直是重中之重,不僅僅要重兵保護,巡視一干官員,也是經常巡視,以免出現意外。現在北地的糧食,大多靠南方供給,而這道路,自然就是京杭大運河了,是以,漕運的安全,乃是重中之重,出現一點差錯,皇帝手里那把刀,可不容情。

    張準自然是也許準備一番,在巡撫面前露露臉,不要多,只要能夠在巡撫面前露露臉,就足夠自己用的了。

    在這個時候,張準自然是不希望節外生枝,就不是王虎那里一個月幾萬兩銀子,那也是動不得。

    孫齊林雖然心底不甘心,那也沒辦法,憑借自己更王虎斗,一點勝算都沒有,甚至是還有挨打的幾率,張準不點頭的話,自己才不會傻傻的去觸霉頭。

    “你最近少惹他,等我再進一步的時候,弄死他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
七星彩大小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