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女生小說 > 光之隱曜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總巫醫師
    “嗯!玉芙蓉告訴你的吧?”

    “對!”

    和光啟·望舒合作的事暫時還是機密,整個蓋德軍只有不超過五個人知道。這次和光啟·望舒的通話內容也只有昆吾和玉芙蓉知曉,因為古門司太過神秘,所以保密工作十分重要,被蓋德軍放在了首位!

    “具體什么計劃?”

    一邊將百民國國主喝的茶杯撤掉,昆吾一邊說

    “光啟·望舒說羅邁德·德古拉彭一直想讓他活捉星則淵和幼幽,但他始終都沒完成任務,他現在已經被懷疑了,這樣下去,率先受到沖擊的便是世界政 府。德古拉彭將整個世界都當成敵人,包括他曾經領導的世界政 府。”

    “別倒茶了,快接著說!”

    “光啟·望舒也知道古門司的實力,所以他想以一己之力殺掉德古拉彭。”

    “不現實吧?”

    “我也覺得不現實,但光啟說了,德古拉彭始終待在古門司是因為身上有傷,他需要星則淵和幼幽興許是為了消除身上的傷勢暗疾,其中的具體奧秘他還不清楚,但他想和星則淵和幼幽合作。”

    “合作?”

    托托眉頭一皺,哼道

    “你覺得星則淵和小主會和他合作?紅盾在黑水戰役中犧牲盜顏·沫,后來司空·辟寧也死了,不管他們怎么推卸責任,這兩個人的死都和世界有關。”

    “先聽我說完。”

    托托閉嘴,昆吾則接著往下講。

    “因為德古拉彭仍在懷疑光啟·望舒,所以他近不了德古拉彭的身,古門司中還是強者,不管硬闖還是他一個人進攻都沒有效果。但加上星則淵和幼幽就不一樣了,他們是德古拉彭需要的人,能和光啟光明正大的進入古門司所在的隔塵世界。見到一直想要的人,德古拉彭肯定會掉以輕心,或者會對光啟放松警惕,甚至信任他。這時,幼幽便催動白眼,暫停時間,這個時間點便是光啟和星則淵一起給德古拉彭致命一擊的好機會!”

    “這樣,能行?”

    自從曠世之戰結束后,得到引領者帶回的絕世情報的蓋德軍便開始分析對策,過去的一個多月里,他們始終在考慮如何將世上的強者召集起來,從沒想過直接將羅邁德·德古拉彭殺死。那家伙活了三百多年,肯定不是那么好殺死的,但剛才昆吾說的光啟·望舒的計劃,似乎,可行。

    “你覺得怎樣?”

    “你別反問吶。”

    “我覺得可以,只是風險太大,但星則淵有虛空獸之力,幼幽又有妍軒家族的血脈,你懂的,她一次性催動白眼的次數在你之上。”

    “是我次數的三倍還多!”

    這一點托托很清楚。

    “對啊,所以我覺得可以試試,但后果也很嚴重。”

    昆吾沒有再說下去,他和托托都清楚,要是星則淵和幼幽死了,他們這場戰爭的發動機就沒了。那樣影響的,便是整場戰爭,和整個世界!

    “等他們醒了,自己做決定吧,星則淵和小主都是有分寸的人,如果他們愿冒險,就去!如果他們想保守一點,我也支持他們。”

    “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他們。”

    托托點了點頭,昆吾做事一向考慮的很周到,要是他提前答應,就算星則淵他們脾氣再好,也會不開心。

    “光啟·望舒也在等他們醒吧?”

    “嗯!他在德古拉彭面前許諾,要了三個月時間,現在只剩最后一個月了。”

    “那還趕得上!”

    托托將茶杯中的茶一飲而盡,這件事只能等星則淵醒了再做決定,期間不管他們再怎么著急都沒用。

    “對了,我剛才看到了國主,他怎么來了?”

    “來給我通知,大臣們現在對蓋德軍有些不滿,覺得我們鬧的動靜太大,會給百民國招來滅頂之災。”

    “這種事不用他親自來吧?”

    “或許是嫌大臣們太煩,所以出來了。”

    “你要去嗎?”

    “嗯!我一會去,有些事要給你交代!”

    “好,你說!”

    昆吾雙肘撐在大腿上,身體前傾,十指相觸。

    “白色城堡那邊的人還是不能進靜和,但之前和我們戰斗的人能搬進來。他們那邊的日常生活一直是個問題,我們得加大物資的調節量。除此之外,夢氏援助團是個特殊的存在,玉芙蓉處理起來可能會有些困難,我不在的時候你注意點,必要的時候用幼幽的身份去干預一下,我這趟一兩天是回不來的!”

    “事情這么嚴重嗎?”

    “我們在百民國已經待了七年,必須將有的事說清楚,這里以后會成為反古門司的總征地,必須提前將所有矛盾化開,否則到時會冒出很多問題。”

    “好,你放心去吧,這里有我!”

    “嗯!”

    昆吾將茶杯中的茶一飲而盡,像喝酒一樣瀟灑。

    “我去找元化一趟,一起去吧。”

    “好!”

    兩人起身時,昆吾說

    “這幾天事情很多,又接到光啟·望舒的消息,所以沒來看他們,只知道大致狀況還不錯。”

    “應該不會有事,他們的生命力都很頑強。”

    “對了,北辰·曦和呢?”

    “我親自送他到龍泉山澗,離開后聽到遠處傳來一道牛哞聲,不知怎么樣了。”

    “牛哞聲?”

    “嗯!夾雜著海浪和雷鳴。”

    昆吾思考片刻,道

    “那是夔王!”

    “可能是兩人鬧矛盾了?不過既然夔王在,北辰·曦和的安就有保障!夔王能把星陣魔法圖交給北辰·曦和,不管背后有什么交易,都足以證明他們的情誼。”

    “對,但安問題依舊不能確定,我們已知的古門司太強了,要是他們進攻龍泉山澗,我們還得去幫忙。不能讓三卷星陣魔法圖被古門司拿到手!”

    托托點頭,問

    “明白!據說引領者也去了神獸之園?”

    “對!尼古拉丁前輩現在能和夔王聯系上,等夔王那邊有麻煩,他會告訴我們的。”

    “看來這段時間事情還很多。”

    “是啊……”

    長舒一口氣,昆吾最近忙的不可開交,但事情還是源源不斷。

    到了靜和的總醫院,昆吾和托托在護士醫生的忙碌腳步聲中來到元化的辦公室。

    “前輩!”

    昆吾敲門進來時,元化還埋頭于辦公桌前,他辨別出這道聲音的主人是昆吾后連忙起身。

    “首領!”

    “不用多禮,最近辛苦了!”

    “巫醫師救死扶傷,這是老朽分內的事。首領,此行是為紅盾的事吧?”

    “嗯,前段時間忙,有些顧不上他們,現在來看看。”

    “星則淵的情況不錯,他肌肉高度撕裂,很多細胞都被破壞了,但恢復的很好。說實話,他的恢復力是我見過最強的,不知道是‘戰囚’的原因,還是他體內星陣魔法圖自帶的恢復效果。”

    “恐怕都有影響吧,他現在可算一段傳說。”

    昆吾說時,元化滿是皺紋的老手撫摸長須,蒼老但卻紅潤的臉上寫滿贊同。

    “確實是傳說,既然能與星陣魔法圖融為一體,真是神奇!”

    “前輩,其他人呢?”

    “哦,對!人老了,記性不好,說完他就忘了別人!幼幽恢復的也不錯,那個小丫頭自身的恢復力不強,但她的血脈里似乎有一種特殊的力量。”

    “特殊的力量?”

    面對幼幽的問題,托托關心的比較多,她可是帝族小主!

    “對,像能……促進恢復的速度。”

    元化想了半響,才想出這個合適的詞。

    “知道嗎?怎么回事?”

    昆吾看向身邊的托托,論起對妍軒家族的研究,后者更強一籌。

    “妍軒家族可控時空,小主體內有妍軒·梁均的直傳血脈,我猜應該是這個原因。”

    “也對,藏星神作為人可感知的第三顆星神,最強之處就是能在一定幾率下給后代遺傳少許能力,雖然小,但先天就具有,且一生不滅!”

    聽之,元化頓悟,這么一來就說的通了。

    “窮凌的恢復情況無法預知,他把自己包在混沌之炁的厚繭里,以我的實力,根本感覺不到他的氣息。”

    “前輩,不用管他,他比較特殊。千萬別傷了自己,混沌之炁是人類無法掌控的。”

    “嗯!我已經把他隔離了,現在在城外的診所里。這些天我越醫治越奇怪,這些家伙真的超乎常人,凡奧失血過多,要是普通人恐怕早就死了,但她卻堅持到我們到的那一刻,真是不可思議。她氣色恢復的也挺快,說不定再有幾天就能醒了,符冬妹也是,她只是精神受創,作為紅盾的星祭師,她的內心肯定無比強大,不會有事的。”

    “這么聽起來還不錯!”

    在托托稍顯樂觀時,元化緩慢開口

    “但段琴和羅天的情況有些差。”

    “哪方面的問題?”

    “段琴的瞳孔變成了灰色,聲帶也斷了,以后估計會失明失聲。”

    “這么嚴重?”

    失明失聲?這是變成瞎子啞巴啊!昆吾連忙問

    “前輩,沒有什么辦法嗎?”

    “目前沒有,但這好像是施展某種禁術的代價,以前我仙樂師的朋友提起過,可我不知道如何醫治,只有等她醒來再說。”

    “那羅天呢?”

    他怎么說都是帝族人,雖然不是戰師,但能和星則淵在一起,從某種方面而言已經肯定了他的能力。托托還是得關心的!

    “他不是戰師,恢復力也很慢,但他受的傷太重了,不知道多久能好,說不定會落下殘疾。”

    托托呼出一口長氣,眉頭皺在一起,這時,元化連忙說

    “不過你們放心,我會照顧好他們,羅天的母親和凡奧的父母也在,你們不用操心。”

    說著,元化拉起昆吾和托托。

    “醫院的事情不用你們擔心,等他們醒了,或者有緊急情況,我會去通知你們的。你們也忙,快去做自己的事吧!”

    元化一把年紀,知道作為首領的昆吾和托托事情很多,只要不是特殊情況,還是不要麻煩他們的好。所以此時,他將兩人推出門,笑吟吟的說

    “我關門了,拜拜啊!”
七星彩大小走势图彩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