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電子書下載網 > 穿越小說 > 帝國爭霸 > 第172章 積極主動
    隨后,等到劉尊嶺做好安排,白華偉以艦隊司令官的身份下達了作戰命令,以及最新的作戰部署。

    第四十一特混艦隊繼續向東航行,經過約頓島之后,再轉向北上,從霍瓦依群島的東邊進入北東望洋。途徑約頓島之前,將進行最后一次燃油補給,而且所有戰艦都按照超載標準裝載燃油。

    要說的話,這是帝國戰艦的一大特色。

    在燒煤的時代,超載是一件非常辛苦,但是算不上太麻煩的事情。需要的只是在戰艦上塞滿煤炭,其實是裝滿煤炭的麻布袋。在進行遠航,而且沿途沒港口可以停靠,甚至得把餐廳與軍官住艙用上。戰艦里到處都是煤炭,肯定會對官兵的日常生活產生影響,也很難保持整潔干凈。

    到燒油的時代,超載就沒這么容易了。

    鍋爐使用的重油是液體,儲存在油艙里面。要想讓戰艦超載,通常的做法就是用重油取代壓載物。

    通常,戰艦的壓載物是海水。

    正是如此,戰艦上都有壓載水艙。

    只是,并不是說能夠把壓載水艙當成油艙,裝上重油就行了。

    重油與水混合之后,會產生很多問題,特別是有大量雜質的海水。搞不好,甚至會導致鍋爐損壞。

    關鍵就是,壓載水艙里面的海水無法全部排空,肯定有一些殘留。

    如果用壓載水艙來裝載重油,必然會混入海水。

    在第一次全球大戰之前,帝國海軍就明確規定,除非艦隊司令官直接下達命令,不然艦長不得擅自用壓載水艙裝載重油。

    此外,還有一個不那么明顯,不過對安全有影響的問題。

    重油的比重比水低。

    如此一來,用重油做壓載物,肯定會導致戰艦重心升高,對戰艦在高海況之下的航行穩定性產生影響。

    一直到第二次全球大戰期間,帝國海軍才研制出了堪用的油水分離器,基本上解決了油水混合的問題。

    可惜的是,只有少數在大戰期間設計與建造的戰艦,才配有這種設備,能夠用壓載水艙裝載重油。再說了,到大戰后期,帝國海軍有足夠多的快速戰斗支援艦與艦隊油船,還有很多征用的油輪,在航行間進行燃油補給也不再困難。結果是,很多在大戰之前設計與建造的戰艦,并沒在戰時進行改造。

    關鍵還有,等到第二次全球大戰之后,戰艦動力系統迎來了工業時代以來的第三次重大變革。

    燃氣輪機誕生,而且在短短20年內就取代了蒸汽輪機,成為戰艦的主要動力。

    此外,低速柴油機基本上霸占了小型戰艦的動力艙。

    自從工業時代開始,霸占艦艇動力艙上百年的蒸汽機就此退出了歷史舞臺,成為博物館里的展品。

    雖然在理論上,艦用燃氣輪機可以使用包括重油在內的多種燃油,但是正常情況下,依然以煤油為主,少數時候用柴油。至于直接用重油,哪怕燃氣輪機能運行,也肯定會產生很多的麻煩。

    進入燃氣輪機的時代后,大部分戰艦在設計的時候,就沒想過要使用重油。

    到了現在,那就更加如此了。

    關鍵就是,艦用燃氣輪機的性能越來越強,功重比也是越來越高,燃油經濟性、可維護性與故障率等指標,都比以往的提高了幾個數量級。由此帶來的結果就是,對燃油品質有更高的要求。

    正是如此,很多戰艦在設計的時候就沒想過要使用重油。

    那么,在第二次全球大戰期間開發的,主要針對重油的油水分離器就成了擺設。

    為了解決超載問題,讓航程偏短的戰艦能夠在必要的時候裝載更多的燃油,獲得更遠的航程,帝國的艦船工程師是絞盡腦汁,想了很多的辦法。只可惜,大部分只是設想,根本就沒有實用價值,甚至沒有從設想變成樣品。到最后,還是在海軍放寬戰術性能指標,才得到解決。

    這個所謂的“新技術”根本不是技術,而是在設計上的取巧之作。

    說得簡單一點,就是用小分艙的方式,把壓載水艙做得盡可能小一些,而且分成了上下兩層。這么設計的最大好處,就是能夠把上層水艙里的積水排入下層水艙,確保在用上層水艙裝油的時候,不會與海水混合。水艙的容積降低,肯定會導致結構質量增加,不過更方便進行平衡管理。這就是,在有需要的時候,可以讓已經用光了燃油的水艙重新裝水,以增強戰艦的穩定性。

    因為這個設計,“陳炳勛”級的空重增加了大約500噸。

    只是,跟超載后獲得的航程相比,這點代價不算大。

    通常情況,“陳炳勛”級在最大超載噸位,增加4000噸艦用燃油之后,最大航程能夠達到20000海里。即便以戰斗狀態航行,也能夠增加大約3000海里的航程,等于在航行途中少做一次燃油補給。

    其他大型戰艦也差不多,都能夠通過超載把航程延長2000到4000海里。

    當然,肯定有風險。

    如果壓載水艙的給排水系統出了故障,或者裝載燃油的水艙受損,或者其他的原因,導致海水與燃油混合,肯定會損壞燃氣輪機。

    雖然在設計的時候,就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也采取了必要的防范措施,比如每臺燃氣輪機的燃油供給系統都是獨立運行,幾臺燃氣輪機同時出故障的概率非常低,但是對于一般有4臺,最多擁有8臺艦用燃氣輪機的戰艦來說,哪怕只有1臺燃氣輪機出故障,也肯定會對作戰產生影響。

    在“陳炳勛”級上,這個問題更突出。

    “陳炳勛”級有8臺25兆瓦級大型艦用燃氣輪機,以及2套依靠回熱驅動的蒸汽發生系統。

    這套動力系統,即便是現在,也非常先進。

    不過,弊端也非常突出。

    8臺燃氣輪機是整艘航母的心臟,而且只要有1臺出了故障,就必然會對航母的戰斗力產生影響。

    關鍵就是,依靠燃氣輪機排放的廢氣,準確說是廢氣的余熱驅動的蒸汽發生器。

    蒸汽發生器的另外一端,就是航母上的4套蒸汽彈射器。

    其實,就是因為研制出了蒸汽發生器,帝國海軍才決定放棄蒸汽動力系統,用燃氣輪機驅動航母。

    “陳炳勛”級由此成為全球第一種使用燃氣輪機驅動的大型航母。

    雖然在理論上,只需要2臺燃氣輪機工作,就能驅動1套蒸汽發生器,但是彈射器在工作的時候要消耗很多的蒸汽,也就得為蒸汽發生器補充能量。按設計,只有在4臺燃氣輪機全部啟動之后,才能夠讓蒸汽發生器達到最大設計功率,也才能推動對應的2套彈射器以最快頻率彈射艦載機。

    這么設計,主要就是因為在平時,根本就不需要讓蒸汽彈射器以最快頻率工作。

    此外,還跟讓汽輪機的特點有關。

    簡單的說,燃氣輪機在滿負荷工作的時候,才有最高的燃油效率,低速運轉的經濟性并不好。

    在正常情況下,8臺燃氣輪機中,處于工作狀態的不會多于4臺。

    如果只是日常航渡,不需要頻繁的起降艦載機,2臺燃氣輪機全功率運轉,就能讓“陳炳勛”級達到16節的巡航速度。就算需要頻繁起降艦載機,讓4臺燃氣輪機全功率運轉也夠了。只有在戰斗,特別是全甲板攻擊狀態下,也就是在短時間內出動大批艦載機,才需要同時使用8臺燃氣輪機。

    總而言之,“陳炳勛”級的動力系統很有特色,為此后的航母立下了標桿。

    至于弊端,同樣很明顯。

    正是如此,在平時,沒有哪個艦隊司令官會讓航母超載,特別是使用不是太靠譜的壓載水艙裝載燃油。

    按照白華偉的安排,在向海軍司令部匯報行蹤之后,就將進入無線電靜默狀態。

    關鍵就是,白華偉的命令不但針對的第四十一特混艦隊,還針對正趕來的第六十一特混艦隊,以及霍瓦依群島的岸基航空兵。如果有需要,還得安排空軍為第四十一特混艦隊掩護。

    該作戰計劃的核心思想,就是要從最不可能的方向進入北東望洋。

    如果第六十一特混艦隊能成功的引開紐蘭艦隊的注意力,等第四十一特混艦隊殺到,就能打紐蘭艦隊一個措手不及。

    為此,白華偉給第六十一特混艦隊下達了一道很特殊的命令。

    假扮第四十一特混艦隊,盡快對登陸中轉島的紐蘭軍隊發起打擊。

    最簡單的辦法,也就是更換艦載機的徽標,并且讓艦載機飛行員更換部隊番號,采用第四十一特混艦隊的呼叫代號。

    總而言之,就是要讓紐蘭艦隊指揮官相信,第四十一特混艦隊已經回到中轉島附近。

    此外,還要增強搜索與偵察力度。

    可惜的是,霍瓦依群島的正規機場均遭到轟炸,沒辦法部署大型飛機,也就只能依托北馬群島與威島。

    就算空軍積極配合,的幫助都很有限。

    主要就是,缺乏戰斗機掩護,只是安排電子偵察機與預警機前出搜索,跟派出去送死沒什么區別。

    為了找到紐蘭艦隊,空軍已經派出了數十架大型偵察機,而且幾乎都有去無回。

    其實,此戰的關鍵就是及時找到紐蘭艦隊,準確掌握其行蹤。

    不然的話,孤軍深入敵后的第四十一特混艦隊,肯定會遭到圍攻。

    在北東望洋的東部海域遭到攻擊,別說第四十一特混艦隊僅3艘大型航母,哪怕再增加3艘,而且都換成超級航母,那也是兇多吉少。

    當然,打成了就能扭轉戰局。

    在白華偉做部署的時候,江文龍沒有插嘴。

    其實,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這里。

    就在開始,白華偉向他透露了一個非常驚人的信息。

    不是他最先猜到的那個,即迢曼帝國與紐蘭共和國的領導人認識到新時代已經到來,由帝國發起的第三輪軍事變革,以及與之相關的新軍事學說將徹底改變戰爭面貌,從而讓其他國家在發動戰爭之前就已輸掉了戰爭,甚至喪失發動戰爭的能力,才在這個時候選擇了鋌而走險,通過精心安排的波沙灣戰爭挑起第三次全球大戰,為擊敗梁夏帝國,或者說是鎖定戰略格局做最后努力。

    讓江文龍倍感震驚,并因此而失神的是另外一件事。

    從一開始,帝國高層就沒有想過能打贏第三次全球大戰,甚至不覺得能取得一個相對完美的結局。

    按全球大戰的套路,任何為了勝利進行的努力,都會付出比取得勝利更慘重的代價。

    當然,這只是江文龍的推測。

    白華偉只暗示了他,沒有直接告訴他。

    不過,這個暗示已經足夠嚇人了。

    江文龍首先就想到,原本趨向于保守的白華偉,現在表現得這么積極主動,肯定跟這個推測有關。

    關鍵就是,帝國當局不可能在遭受慘敗的情況下跟敵人講和。

    要想停戰,首先就得遏制敵人的進攻,并守住戰略防線。

    只有當戰局進入到僵持階段之后,交戰雙方才會認真對待戰爭之外的手段,比如說停戰談判。

    在東望洋,如何才能讓戰局進入僵持階段?

    答案非常明顯,霍瓦依群島。

    只要紐蘭軍隊在霍瓦依群島遭遇挫敗,哪怕是久攻不下,都會趕在兵力對比發生轉變之前跟帝國進行停戰談判。

    如果紐蘭軍隊選的是群島東部的島嶼,比如霍努島,這種局面在幾個月內就會到來。

    群島東部都是大島,全都有大量駐軍,攻打難度非常大。

    要說的話,最大的意外,就是紐蘭海軍繞過整個霍瓦依群島,直接攻打中轉島。

    這個變數,讓第四十一特混艦隊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位置上。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紐蘭海軍選擇攻打霍努島,第四十一特混艦隊不管是留在群島的西南方向上,還是在約頓島的附近,都處在較為理想,能攻能守的位置,也就能從容應對紐蘭艦隊。

    現在這個局面,讓白華偉不得不冒險。

    關鍵就是,如果第四十一特混艦隊撤回去,哪怕順利跟第六十一特混艦隊匯合,也肯定無法在幾個月之內取得一場足夠巨大,能讓紐蘭共和國坐到談判桌邊,就停戰而展開談判的重大勝利。

    此外,要是中轉島淪陷,并且導致霍瓦依群島失守,大戰肯定會持續數年。

    從這一點來看,哪怕第四十一特混艦隊在這場冒險的軍事行動中遭受慘敗,甚至是全軍覆沒,無非也是讓戰爭多打幾年,并不會比中轉島淪陷,霍瓦依群島失守所產生的負面影響更加嚴重。

    那么,還有什么好擔憂的呢?
七星彩大小走势图彩宝贝